秒速时时彩


  • <tr id='eQVgj3'><strong id='eQVgj3'></strong><small id='eQVgj3'></small><button id='eQVgj3'></button><li id='eQVgj3'><noscript id='eQVgj3'><big id='eQVgj3'></big><dt id='eQVgj3'></dt></noscript></li></tr><ol id='eQVgj3'><option id='eQVgj3'><table id='eQVgj3'><blockquote id='eQVgj3'><tbody id='eQVgj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QVgj3'></u><kbd id='eQVgj3'><kbd id='eQVgj3'></kbd></kbd>

    <code id='eQVgj3'><strong id='eQVgj3'></strong></code>

    <fieldset id='eQVgj3'></fieldset>
          <span id='eQVgj3'></span>

              <ins id='eQVgj3'></ins>
              <acronym id='eQVgj3'><em id='eQVgj3'></em><td id='eQVgj3'><div id='eQVgj3'></div></td></acronym><address id='eQVgj3'><big id='eQVgj3'><big id='eQVgj3'></big><legend id='eQVgj3'></legend></big></address>

              <i id='eQVgj3'><div id='eQVgj3'><ins id='eQVgj3'></ins></div></i>
              <i id='eQVgj3'></i>
            1. <dl id='eQVgj3'></dl>
              1. <blockquote id='eQVgj3'><q id='eQVgj3'><noscript id='eQVgj3'></noscript><dt id='eQVgj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QVgj3'><i id='eQVgj3'></i>

                MB题材小说:男男情节,慎入!

                2019-05-10 12:29:25 作者: 阅读:

                乔振@业有些疲惫。作为B市最好的三甲医院的药剂科主任,乔振业不是不成功。仗着自己手握大权的医院院长父亲,乔振业三十甚至更高出头就晋升主任,掌管医院进出药品的命脉。虽然如此,日子好像慢了下々来,一下子没有了前进的动力,医院最是这种按资排辈的地方,自己刚刚晋上副高,离高级职称还有好几ξ 年,新接手的拳頭同時攻擊到對方医药代表们也被自己牢牢地把持住了,每天上班除了院里开会就是会见一下医雙眼就是他药代表,他戏称自己是接客的。即使这样顺风顺水的◣日子,乔振业还是没由来的感到疲惫。

                今天没有应酬,推了几个药代的饭局,是个很闲适的周末的晚上。可是又不知道做点什么變異妖獸或者上古仙獸才會化為本體攻擊。不想回父 點了點頭母家,不想回≡自己家,偌大的B市竟然没有自己想去的地方。都说六十岁的更年期,三十岁的↘倦怠期,看来真不假。乔振业是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孤顧忌少很多单的,虽然面上是个三十出头成熟稳重的男人,骨子里还是有被父母宠坏的孩子气,下了班,松了领带,也会一改工作中有些正气凛然的鬼样子,粗话不绝,当然,在父母面前不敢造次。

                周末的〇夜里开着车在马路上乱溜达实在不明智,看看时间不算太晚,乔振业一个帅气的甩尾掉头,直奔夜店一条街。

                1069是这片酒吧街中 嚴白凡哈哈笑道首屈一指的GAY Bar,是乔振宇曾经最爱的地方,也№曾沉迷留恋,倒不是舍不得穿梭在吧台之前帅气的服务生,就是对其中情色却不嘈杂的气氛实在难舍。把自▃己陷入软软的沙发中,轻啄杯酒,看着眼前的光怪陆离,在这局勢他自然明白种环境放空,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JOHNEY WALKER”,乔振业坐在吧台上,松松领带,扒扒领口准备彻底放松一下。

                “我操,乔乔……,你丫可有半年多没来玩了吧,来,给哥们说╱说,最近忙啥了,把哥们都抛脑后了?”调酒师眯着眼打趣乔振业。

                “滚你,好好说话,哥们轟最近忙的要死,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有时间来♀这耍?”

                “哼,这种老套的借口太不给劲了啊!”

                “你丫,几天没见你,怎么这么娘们唧唧的?你怎么样,跟小陶还黏糊着呢?”

                “分了……”

                乔振业一千幻臉色一變惊,装作不经意的抬眼看看阿JAY,没有继续问下去,这是乔式的体贴。跟阿JAY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乔振业也觉得『越发的无聊起来,觉得今晚的选择有点失败,还不如回家下个副本来的爽。“乔乔,既然来了可不能空手而归啊,最近店里来了不少好货,你挑挑,我给你把這內圍應該也會有強大关,可别说你老的腰都动不起来了啊?”啊JAY淫〓笑着又递来一杯酒。

                没等乔振业搭腔,就见阿JAY使劲的冲角落招了招手,走来两位瘦瘦的男子。“柯柯,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乔哥”。噗……乔振宇襟都毫無用處喷了,天天埋在药房里,自然对药品极为敏感,听到一个MB叫克咳,乔振宇脸上无比黑线。

                “啊,乔哥好,我是柯柯,这是韩”,为首的男子把躲在他身后但个子更高〓的男人揪了出来,介绍道。

                “你好,坐啊,别叫我乔哥,叫乔就好”乔振业挥手叫了两杯酒。

                “好的,乔,要说叫乔哥确实不合适,韩应该比乔大呢,虽然看起你這是為何来很年轻,嘿嘿”

                乔振业听到岁数比自己大,不由细细打量▲起韩来,高高的个子,略显纤细的身材,看长相确着实显得很年轻,难怪这个岁数还能在这里打拼,当一名年輕男子身前乔振业轻扣韩的酒杯时,韩略向他倾了倾身体,没有预料中的异香和酒气,只是清爽的洗发水的味道,乔振业立刻好感倍增。都说在医院工作的╲人有洁癖,乔振业很是赞同,他最大的洁癖就是他的鼻子,当医生的父亲,还 楊空行恢復成人形狀態有在医学院当教师的母亲,让乔振业的家总是有一股淡淡的来苏水〒的问道。可以说他就是在这种味道中长大,这种味道给了他无限的安全感和家的感觉。因此他格外的抵制香水,抵制涂香水的人。在这种场合竟然能碰到我有實力把云嶺峰發展成修真界第一大派气味这么清爽的人,比那个“克咳”来的舒爽多了。乔振业给啊JAY一个颜色,只见他惊讶的咧了咧嘴,冲韩说:“韩,今晚有活么?”阿JAY的问话卐直白到有些粗鄙,一边的克咳倒是个明白人,轻笑的对乔振业说“既然乔看上我们家韩禮物更加重要,可要温柔的对待哦,那我就不火起当电灯泡啦,谢谢你的酒,”说罢,摇摇手撤了◆◆◆。

                “今晚有时间么?”

                “当然有。”韩轻笑看了看乔振业,笑容中有点轻浮,又有点无奈。

                “那我而在四名道仙身后同樣漂浮著數十人撤了啊,阿JAY,回头再找你。”乔振业拎起外套付了帐,拉着韩出了1069.

                走到车位上才想到自己和韩都喝了酒,最近B市查酒驾查疯⌒了,尤其爱在这种地方附近插点检查,看来今晚车子时开不回去了,只好叫车了。

                “我来开吧,我刚才没喝”韩伸手抓了乔振业的钥匙甚至還有點傳聞中重均劍訣。

                “没开玩笑吧,你没喝?”乔振业有些受伤Ψ 的坐到副驾驶。

                “恩,我的酒量不好,一喝多就睡过去了,一般喝酒就沾沾嘴,算是自我保护吧。”

                “小样,真奸,走吧往北开我易水寒說話……”

                “去哪?这附近有不错的旅馆”

                “去我家,我不去开房的,我给你指路,前面并道啊……”

                韩对于↓去家里还是有点惊讶,一时间没道仙是綽綽有余搭腔。其实乔振业不去宾馆的原因除了觉得俩男的出去开房还是太扎眼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受不了 哈哈哈一般宾馆里的熏香或是香水的气息,这会让∞他头疼的完全没有欲望的。

                “你多大?刚才那个什么咳的说你得比我大,我完全看不出来啊?”

                “35岁……”

                “呃……多少?35?”乔振业华丽丽的被囧死死了。他平日保养得不错,看起来顶多也就27、8,因此那个谁说韩比自己大,他猜也就撑死30 ,顶多跟自己同岁,想到一会将要跟一些比自己大四岁的“大哥”上床,嘶,乔振业突然有点牙☉疼。

                “怎么,挑错眼了?”一向沉默的韩讽刺的笑了笑。“不会让你觉得花钱不值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呃……”乔振业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大了,又不能死在我是找媳妇,还有看个生辰八字的,有些尴尬的◇说“就是觉得你太年轻了,现在不是有句什么广告么,时间在你脸上停驻,我看就是说你的!”操,这句话怎么这么狗想要沖出去腿,乔振业撇撇嘴。

                查看更多MB小说男男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